查看: 1314|回复: 0

鹿儿岛,伟大的武士和浪漫的失败者之乡

攻略 / 复制链接
2020-8-18 09:56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喵会员

x

喜欢日剧或对日本文化感兴趣的朋友,一定对“大河剧”不陌生,它是日本放送协会(NHK)自 1963 年起每年制作一档的连续剧,主要以历史人物或是一个时代为主题。

今年 NHK 的大河剧,聚焦了日本幕末时期的一位“伟大的武士和浪漫的失败者”西乡隆盛。

他与大久保利通、木户孝允,并称日本“明治维新三杰”。在许知远看来,前两位明治维新的缔造者的故乡——鹿儿岛,看起来就似乎游离于这个时代之外,那里有“日本最后的武士”、德川家族最著名的女人笃姬……是进入一个多世纪以前的日本的入口。

qw1.jpg

邂逅之城

鹿儿岛

随身音乐

《Sukiyaki》

旅途荐书

《最后的武士》

艳遇大师

马克·莱维纳

艳遇佳人

笃姬



【邂逅之城:鹿儿岛】

它看起来似乎游离于这个时代之外,好像跟东京的时间差了几十年似的

我几年前去过鹿儿岛,很喜欢它的发音,ka go shi ma。那次我在日本旅行,坐一个大巴,先是从九州一直向南走,前往鹿儿岛,也是一个名义上的所谓明治维新之旅。

qw2.jpg

明治维新中有两个最重要的藩:长州藩和萨摩藩,萨摩藩是日本最南部的一块领地,它的首府就是鹿儿岛。缔造日本明治维新的几个关键人物大久保利通、西乡隆盛等等,都是鹿儿岛出身的。

qw3.jpg

位于日本九州本岛南部的鹿儿岛

我记得我那天是在一个傍晚坐大巴,天色阴阴的,正好又开始下雨,那个颜色是很动人、很忧伤的一种颜色。然后我们穿过很多山谷,突然进入鹿儿岛市,它就像一个沉静得刚刚睡去的城市,它没有北部关东那边的高楼,什么都没有,都是很矮的楼房。看起来似乎游离于这个时代之外的一种感觉,好像跟东京的时间差了几十年似的。

鹿儿岛给我这样的印象,而且我住在他们山上的酒店里,酒店非常漂亮,有很好的温泉浴,温泉浴正好对着他们的鹰岛,就是一座活的火山,如果你幸运的话,偶尔能看到火山微小的喷发,鹿儿岛的人都会带伞出门,因为不知道火山什么时候喷发。所以,他们拿伞是避火山灰用的。

qw4.jpg

日本“火山与温泉的圣地”,鹿儿岛火山喷发时的景象

我看了他们的博物馆,萨摩藩因为地处南方,而且因为与琉球的关系,他们更早地接触了外来的文明,而且萨摩藩的藩主岛津家族是一个视野很开阔的大名家族,他们很早就开始建自己的兵工厂,建自己的西方的设施,某种情况下比日本本土更早地开始了西化的过程。

当然那次我也发现,西乡隆盛的遗迹无处不在,他既是明治维新最初的缔造者之一,也是其中的一个反叛者。因为日本明治维新开始之后,整个要建立一个现代国家,而很重要的一个举措是废除武士阶层。

【旅途荐书:《最后的武士》】

他成为了一个不情愿的反叛者,死亡使他成为一种新的英雄

武士阶层曾经是日本的特权阶层,他们认为自己代表着某种荣誉、某种统治的能力、某种道德意识,而西乡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人物。正是武士的行动精神、勇敢和荣誉精神,促使他们在倒幕运动中获得了成功,然后促成了明治维新的到来。

qw5.jpg

“日本最后的武士”,照片据信是在 1877 年武士体系被废除前拍摄的

但当革命成功之后,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成了一种要被抛弃的人,西乡隆盛辞去了在东京的官员的身份,他回到了家乡。然后那些被抛弃的武士们成了某种反叛者,而在最后,西乡隆盛成为一群反叛者的领袖。他并不是完全想加入这场反叛,但是因为他的荣誉感,他对这些武士的某种责任感、同情心。

qw6.jpg

西乡隆盛(1828年1月23日—1877年9月24日),日本江户时代末期(幕末)的

萨摩藩武士、军人、政治家

所以非常有意思,他成为了一个不情愿的反叛者,然后他失败了,他必然地失败;失败之后,他的死亡使他成为一种新的英雄。西乡是 1877 年死去的,但是他比他同代人的地位,比如说他的好朋友、后来的敌人大久保利通,尤其在民间中享有一种更高的地位,更符合一种浪漫形象的化身。

在鹿儿岛,他像一个地方神一样的存在,他的雕像到处都是,他的书在书店里排成一大片,每个人都能说几句对西乡隆盛的看法。我记得一个老太太跟我写了一个字条,我们吃饭的时候碰到的,我问她,你对西乡隆盛什么感觉?她用汉字写了一个敬天爱人,很可爱,西乡隆盛在非常混乱时期的丰富性都消失了,他变成了一个非常有关爱情怀的、敬天爱人的形象,每代人都有不同的诠释他的方法。

qw7.jpg

鹿儿岛内西乡隆盛的雕像

像日本 NHK 每年推出自己的大河剧,他们重要的历史连续剧就跟我们的《雍正王朝》、《康熙王朝》差不多,今年的主题就是西乡隆盛。今年正好是明治维新 150 周年,我就很好奇他们怎么去重新诠释他,这个伟大的武士与浪漫的失败者。

我待会儿要读的是一本关于西乡隆盛的传记,是美国学者 Mark Ravina 写的《The Last Samurai》。英文是“Last Samurai”,最后的武士,在日文发音里,Samurai 是发成“Samulai”,Samulai 是他们的武士。

qw8.jpg

[美] 马克·莱维纳 著

东方出版社,译者: 廖奕

出版年: 2010-7

西乡隆盛的日文发音真的是好难,我经常记混了。这本书用西方的方式来重新诠释了西乡隆盛的一生,写得蛮精彩的,就是翻译得不太好,应该找原文来看一看。

qw9.jpg

汤姆·克鲁斯、渡边谦等主演的同名电影《最后的武士》(2003 年)剧照

我现在来读这本书的开篇的部分:

西乡隆盛的头颅在哪儿?1877 年一个狂乱的清晨,这个问题困扰着当时的日本政府。明治政府军已经镇压了西乡隆盛引领的叛乱。西乡的军队本来由 3 万名咄咄逼人、充满怨恨的武士组成,但却在镇压下只剩下数百名顽固分子。接下来的 1877 年 9 月 24 日清晨,政府军对这些叛乱军的残党发起了最后的进攻。数小时内,西乡军被彻底击溃。西南战争——在这之前 300 多年来日本最为血腥的冲突就此结束。然而,政府军的胜利却听似为一场空谈。政府军找到了西乡的身体,却不知其头颅的去向。没有西乡的首级,政府的胜利就不是完整的胜利。

为何西乡隆盛的头颅如此重要?对西乡头颅的搜寻,实际上是政府军在为武士阶层中一项古老传统进行纪念。呈现首级是中世纪日本战争中的一项庆祝仪式,伟大武士的英雄事迹里都充满了对这种呈献仪式的描述。武士们取下战败敌人的头颅,将其作为战利品献给他们的主人。在大型战役后,战胜军会收集大量战败军头颅。阶层较低的武士,其头颅被堆在一起,作为令人毛骨悚然的战利品展示。但是,对于有地位的敌人——也许只是传说中而非事实——其被切断的头颅会受到尊敬的对待。

一个著名的例子,就是日本首相将军源赖朝和他的同父异母的弟弟源义经的故事。本来源赖朝和源义经是盟友,但后来赖朝逐渐对自己的这位同父异母的弟弟产生不信任,下令将其暗杀。义经被宣布为谋反者和叛徒。但不管怎么说,这位叛徒还是有着贵族的血统。所以,根据一个广为人知的传说,赖朝的手下在取下义经的头颅后,进行了尊敬而体面的处理。义经的首级在经过仔细清洗后,被放入一个装满清酒的黑色亮漆盒子中呈现给赖朝。据说,当赖朝的部下们接过首级时,对义经悲剧性的英年早逝都潸然泪下。

【艳遇大师:马克·莱维纳】

马克·莱维纳,美国埃默里大学日本史副教授,东亚研究所主任,现住在亚特兰大。

【艳遇佳人:笃姬】

她既是作为将军的遗室,又是作为一名尼姑,参与到了日本的现代化进程

其实我知道笃姬也是因为看了一个日本的大河剧。今年 2018 年是西乡隆盛的大河剧,2008 年是《笃姬》,我一直特别期待除了二月河的系列之外,除了清宫剧、宫斗剧以外,我们能有更丰富的历史剧的传统,可以拍宋代,可以拍唐代、汉代。我们都拍了一些,但它们好像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叙事传统。

西乡隆盛是一位下层武士,是家臣,他的大名——就是他的统治者领主——是岛津齐彬。岛津齐彬是萨摩藩的一个大名藩主,他收养了一个养女就是笃姬,这个女孩子非常聪明。萨摩藩出于卷入政治的需要,就把她嫁给了德川幕府在幕府推翻之前的第 13 任将军德川家定,成为他的正室。她卷入了斗争之中。

而且笃姬在嫁给她的丈夫不久之后,他就去世了,然后笃姬削发为尼,她实际上既是作为将军的遗室,又是作为一位尼姑,参与到日本的现代化进程。

qw10.jpg

宫崎葵、瑛太等主演的 NHK 大河剧《笃姬》

如果你看《笃姬》那个大和剧,你会发现里面那个笃姬是多么的聪明伶俐和可爱,而且你可以看到很多当年日本的风俗,他们从遥远的萨摩藩怎么样去往京都,整个行程非常有趣。

qw11.jpg

【邂逅之音:Sukiyaki】

“它成了我那几天很烦闷的生活的解脱剂”

说到音乐,跟西乡隆盛、跟鹿儿岛不相关,《Sukiyaki》是日本的一个流行歌手坂本九的作品,他是日本六七十年代非常流行的歌手。

这首歌意外地登上了美国的 Billboard 排行榜,是唯一登上排行榜冠军的日文歌曲,他用日文唱的,但是在美国大受欢迎,而且也进入到了日本单曲榜的前十名。

qw12.jpg

《Sukiyaki》的歌词讲了一名孤独的男人在夜里徘徊,必须要抬头,使眼泪不至落下,很伤心的一首歌。很奇妙,它意外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流行歌曲,一个日本歌手在 60 年代初的时候,唱日文歌,但是在全球卖出了 1300 万张的唱片,这是很不可思议的。

我为什么会知道他呢?几周前我在萧山的一个宾馆里住着无所事事,去萧山做一个也算莫名其妙的节目吧,要拍一个关于创造 101 的片子,然后我要去见那些女团的小姑娘们。

我充满烦躁,因为这个节目做着做着,我觉得怎么好像变成一个搞娱乐节目的人了?对自己充满不满。但是为了证明娱乐是有点价值的,我就在网上找了一本英文书叫《K-pop》,很有趣,因为中国的女团都学习日本或者韩国的,韩国的流行特别重要。

qw13.jpg

《 K-Pop: Popular Music, Cultural Amnesia, and Economic Innovation in South Korea》

作者: John Lie

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, 2014-10-31

这书写得很有趣,一个在美国的韩国教授写的,他除了追溯韩国流行歌曲之外,还写了整个亚洲流行音乐的兴起,其中就提到这首《Sukiyaki》,它一下就变成了我那几天很烦闷的生活的解脱剂,我一直循环听这首《Sukiyaki》。然后我还把这首歌带给创造 101 的小姑娘们来听,她们好像也不太喜欢,觉得有点莫名其妙,但是我很喜欢。

我今天要讲这个鹿儿岛,讲这个 19 世纪中后叶的故事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 20 世纪,整整过了一百年,日本流行歌曲,它们是不是看起来不相关?《Sukiyaki》与寿喜烧、与鹿儿岛也蛮搭的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喵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    热点推荐

    喵日本与你快乐分享

    关注喵日本

    关注走进日本

    电话对应时间:日本时间 9:00-18:00

    +81-092-719-0366

    公司地址:日本福岡県福岡市東区唐原2-17-8

    公司网址:http://www.pointyes.jp
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9 pointyes. ( 鲁ICP备20027359号-3 )
   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